忆流萤

想要成为,有存在意义的人。加油呀,笨蛋。

护其一生

南/海/问/题

短篇,非常渣,小学生文笔没有文风这种东西

中国外交天团可萌!

设定来自贴吧@塔罗法师,已经获得授权

(一)

南沙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,她第一次与大哥见面时的情形。

年轻的帝王着一袭玄黑色的龙袍,凌利的眉眼间难掩英气。他对自己伸出手,冷峻的面容上透着喜色,淡淡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。

那一天,早已吹惯了的海风都好像变了味,自心底升起的名为欣喜的感情,是她在那之前从未体验过的“幸福”——自己有了“家人”,眼前的人承诺会护她一生。

从那时起,她便唤那人一声“大哥”。

大哥待她很好,总是不断地教会她如何使用自家的资源、如何得到发展……甚至让他的子民到自家来常住。

那段日子里,她生活得无忧无虑,自在安逸。

后来,列强用洋枪大炮轰开了大哥的国门,那个千年以来从未有过败绩的帝王,沉沦了。

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声中,她坚信着那个承诺。她坚信大哥不会放弃她,大哥会保护好她。即使在那个姓本田的日/本/人将武士刀抵在大哥的喉上,逼大哥交出自己的时候,也一样。

她在和自己打一个赌,下了最大的赌注。

她赢了。

列强们最终抱头鼠窜,逃回他们的老巢;本田的身上被开了两个血口,向大哥无条件投降——她终于,可以回到大哥身边了!

南洋紧拥住历经了战场上的腥风血雨的大哥,哭得一塌糊涂。

再后来,大哥和另一个人共同建立了新/中/国。大哥治理着国家,变得越来越忙,很久都再没有来看过自己。她不抱怨,因为她知道大哥不会忘记自己,知道大哥会一直保护自己。别人的劝诱,她都一概不理,正因为有一个声音在说:“你姓王,你是王家人。”

而最近几年,那些人开始得寸进尺了——他们越发猖狂,强行撕坏她的衣服,强占她家的地域,甚至改变她的名字……

南沙从来没有想到,再一次引起大哥的注意,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!

这一次,她像当年一样,将命运交给大哥。

——“大哥说过的呀,要护我一生……”

(二)

“先生,仲裁结果已经公布,在当下,中/国……该怎们办呢?”外国记者别有深意地笑道,语气中不难察觉一丝讥讽.

“亲,你的提问很奇怪哦?”兔子站在台上,笑得温和,像平日里一样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“听口气,亲……不是早就知道仲裁结果了吗?为什么呢?告诉我嘛。”兔子眯起眼,歪头看着那名提问的记者,眼神让人一寒,语尾的音调显得有些轻佻。

外国记者身子一颤,额头上冒出几颗冷汗,但依然故作镇定,扯出冷笑:“如果真的开战,贵国投降可怎么办呢?”犹如临死前最后的挣扎。

兔子合上眼轻笑了两声,再次睁开双眸时,眼底早已没有笑意:“种花家的兔子不信邪也不怕邪,不惹事儿,也从不怕事儿。仲裁并未通过正规方式,对于结果,我方表示——不承认,不接受!”

顿了顿,兔子接着说:“也请某些国/家不要在此问题上刷‘存在感’,说不定哪天我压力大就在亲的家里种蘑菇了呢?”他笑出声来,没事儿人似的开着玩笑。

“啧!兔子你别得意,仔细看看支持你的人吧,能有几个!”

兔子不紧不慢地看向声音来源,一边耸肩摊手,一边摇头叹气——亲啊,该怎么说你好呢?年少轻狂?

“我记得,亲可没有参加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吧,那么,亲有什么权力在此事上说三道四的呢?我之前还不知道,原来个别媒体不仅分不清黑白,在数数上也有问题啊?”

“还有,麻烦亲管好自己的狗,别放出来乱咬人啊。”

说完,兔子转过身,面向中央,坚定不移地说:“南海,自古以来就属于种花家!马欢、费信、中业、南钥……他们的名字不是‘卡拉延’!在南海这个舞台上,曾经有过殖民侵略,有过非法侵占,现在又有人兴风作浪,还有人炫耀武力。但是就像潮水来了又退去一样,这些图谋最终都不会有结果。历史终将证明,谁只是匆匆过客,谁才是真正的主人。”

在最后,兔子将右手食指竖到唇边,做出“噤声”的手势:“望亲们,谨 言 慎 行。”

(三)

“哈哈哈,小兔子讲得不赖嘛!辛苦了啊!”王耀爽朗地笑着,抚摸着兔子的头顶,看得出来心情不错。

“只可惜我代表的是‘文明’,没有办法出席,不然他们可就没那么走运咯!小兔子果然还是放水了呢!”王耀一副“真是遗憾”的表情,把兔子从地上抱起来。

“嘛,可就拜托代表’政权‘的小兔子在外面抛头露面了啊!”再一次揉了一把怀里的兔子,结果得到了一排齿印——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!

“哎呀不要生气嘛!摸一下而已又不会怎么样!才不是因为你现在外形是兔子而趁机欺负你啦!”王耀笑得灿烂,对着打开的窗户极目远眺,看向那南海的碧涛。

“我对那孩子说过,要护她一生,可不能食言呢。”

.

一百年前,你辱我中华,亡我水师,裂我疆土。

七十年前,你屠我同胞,掠我物产,焚我房屋。

时至今日,你修改和平宪法,抢我海岛,撞我渔船,扣我子民,钓鱼岛上兴风作浪,将我的忍耐置若惘然,贼子野心昭然若揭。

历史铭记,山河永刻,泱泱华夏,国耻不忘。

历史终将证明,谁只是匆匆过客,谁才是真正的主人。

评论
热度(19)
©忆流萤 | Powered by LOFTER